And i will still love you:)

【米英】SECRET.上

-SECRET-

*魔术师米×小丑英

*情绪产物

*脑洞来自昨晚做的一个梦,流血表现有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阅读——

***

【小丑先生有一个秘密。
一个——绝对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

事情发生在三月初,如果那个时候我们的小丑先生没有看到那个巡回表演的通知,如果不是那个魔术师想着一张该死的好看的脸,如果马戏团生活不是那么的枯燥无味,如果以上有任何一点不成立,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但生活就是如此真实而残忍,不给人留下一点幻想和后悔的余地。现在,我们的小丑正在做一件他二十三年以来都没有做过的十分有犯罪意味的事——

他在跟踪那个魔术师,并且疯狂地记录着他的生活。

先来介绍一下小丑先生吧,亚瑟·柯克兰,二十三岁的大龄青年,未婚,在中心马戏团工作,职位是一名小丑。在这里我不得不讲清楚,马戏团的小丑在多数艺人的眼中看来是个神圣的角色,只因为他们几乎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所以柯克兰还是一个在外人眼中高傲得几乎能称上冷淡的人。说话刻薄,从来不在意场合的指责他人,为此招惹了不少有背景的人,但耐于他的身份而不得不作罢。喜欢他的人虽然也不少,但多数都是因为他长了一张还算耐看的脸,还有在对于女性时的绅士风度。除此之外他还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主义者——只是针对一些领域,像童话啊电影啊科技啊什么的,他一直对此有些固执的想法。嘿,不要顾自地以为他对生活也存在什么一夜暴富的想法,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世界法则的残忍之处,因此又被一些熟悉他的人称为“超”现实主义者,当然咯,这种现实只是针对生活而已。

但是现在,我们的小丑却违背了他的人生信条。他正在以一种狂热的态度去追踪那个魔术师——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名近来非常火的新晋魔术师,并且似乎对他怀有一丝奇怪的感情。而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小丑自认为幸福的一个巧合。

现在让事情回到三月初的那个下午,小丑因为受够了马戏团的气氛,但又因为平时的一些习惯导致没什么朋友。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到街上逛逛,并由于一时的心软而拿了一张传单——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亚瑟犯了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走出一定距离后把传单扔掉,而是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或许是因为真的太过无聊,他决定去看看那个魔术表演。

亚瑟耐心地等到了傍晚,在中途也很绅士地忍住了因为卖场里的食物太贵和老套的广播而想要骂人冲动。嗯,不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小丑如是想。

但这些烦心事终究没有让小丑离去,不管是周围喧哗吵闹的人群,还是10英镑的高价快餐——即使他并不缺钱,甚至能称得上富有,也觉得这顿简单的晚餐贵得离谱。而且门票费也比一般的高出了不少。所以在漫长的等待时间结束,红色的幕布终于拉开透露出一丝光亮的时候,他决心要搞出一些乱子,如果他有机会。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即使小丑有机会让这个精彩的演出变成一场无聊的闹剧,他也没有这么做。不仅如此,他甚至认真地完成了他,使表演中多了一分他的身影。

表演的前半场几乎可以算得上完美,亚瑟看得近乎入迷。所以在魔术师邀请他上台配合时他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是不是在叫自己,结果自然是肯定的。他缓慢地走了上去,演出场地与他而言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但这毕竟不是他的专场,担忧是难免的。就在魔术师和他对视的一瞬间,他却感到了安心。魔术师的眼睛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深沉如大海,静得可怕,但又波涛汹涌,让人不得不全力以赴,只为守住自己的一点心。再加上魔术师阳光开朗的外貌,几乎能掀起一场风暴了。可惜亚瑟没有航海的经历,他似乎就只是放任自己,普通地沉了下去,无力自救。

在他浑浑噩噩地配合表演时,魔术师也曾用语言小声地安抚他让他不要担心。啧,连这样一个人都能看出自己的紧张了吗?太差劲了。小丑摇摇头,默默嘲笑着自己的无能,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继续好好地做着。也许自己也算是以另外一种态度毁掉了表演?又或者是没有?他陷入了纠结。但这种苦恼始终没有纠缠他太久,因为一个魔术很快结束,下一个魔术又接踵而来,他必须下台观看,而不是亲身在这里经历。总而言之不管如何我们伟大的亚瑟柯克兰都不能否认这是一个错误。他似乎从一个伟人变成了愚者,但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阿尔弗雷德总有一种让人追随他的魅力,在被揉成一团的皱巴巴的宣传单里亚瑟找到了那个魔术师的名字。或许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拿着这张宣传单。他以为他很快就会忘记这个在生命中可能会遇到的十万个人中普通而平凡的其中一人,但接着他发现自己错得离谱,而且越来越想念?又或者是个别的什么东西。总之,现在的亚瑟离不开阿尔弗雷德了,以后也是,就像空气于世间万物一般,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也会因此窒息而亡。毫无疑问,高傲而自大的小丑亚瑟柯克兰爱上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爱上他的人,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该不该为他的这段恋情说声祝福,不过让我们先为他的这种勇气鼓起掌来吧。

但如何接近阿尔弗雷德还是一个问题。亚瑟有些苦恼。

先不谈自己和他有没有共同的区域和爱好,光是小丑比魔术师就差了不止一截。在外人眼中小丑只是个搞笑图开心的工具而已,但魔术师总是神奇的化身,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一想到这里小丑就有些生气,这是来自职业本能的反应。或许我该去和那个阿尔弗雷德谈谈,他说到。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阿尔弗雷德看不起他,也没有时间和我这样的人交谈他还得忙着研究魔术呢。亚瑟为自己的胆怯找了一个看似不错的理由,但首先他就忘记了自己现在比阿尔弗还要有名的事实,在出道七年后第一次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人。

或许这就叫爱慕?崇拜?追星?亚瑟柯克兰也会有追星的时候?走在回家路上的亚瑟如是想。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去找寻阿尔弗雷德的消息,慢慢的,阿尔弗雷德每次的演唱会中心位置一定有他,第一个知道阿尔弗雷德短暂住址的也是他,再后来就演变成了颇富有犯罪意味的跟踪和偷窥,我说过的。总而言之,小丑对魔术师的爱恋已经上升到了病态的层面,有时在家里还会不知不觉的大哭大笑。冰冷而空洞的别墅里回荡着他一个人的惨叫,那种癫狂的声音里充满着无可奈何的不甘。但无论如何事情都在往一种糟糕的方面去发展,始终不变。

直到有一天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折——当然我并没有说亚瑟爱慕阿尔弗雷德的事情变得更好了,正相反他越陷越深,但是离沉到海底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小丑在自以为高明的跟踪时被几个同样是阿尔弗雷德的狂热粉丝发现了,之所以说是狂热粉丝是因为他们不容许有其他人接近他们的偶像。于是他们决定给小丑一点颜色看看。

但是真当他们把看似柔柔弱弱不可一击的小丑被逼到了那个阴暗而少有人去的巷子里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小丑脸上标志性的花纹嘲笑着他们的无知和懦弱。为了自保追星族们挥动着自己手上的武器,虽然那些随地可见的棍棒起了一些作用,但是被伤痛刺激的小丑更加疯狂。他不要命似的打法也让追星族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暴力美,小丑娴熟的动作只能让他们倍感惊恐。每一击都正中要害,潮湿的地面上渐渐多了一层红色的染料,小丑的身上也血迹斑斑,嘴角也青了一块,但和那些挑衅他的人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最后的最后,我们的小丑先生舔了舔手上沾到的鲜血,神情高傲的不像是一个刚和别人打完架的人。他拍了拍手,把从打架开始就扔到一旁的外套捡起来穿在身上,理了理领子便顾自地走了出去——那群蠢蛋,谁管他们。但小丑并没有注意到巷子口那双颇感惊讶的蓝眼睛,一如他没注意到天上早已下起的小雨。

--tbc--

我觉得是时候来除除草了(。

评论
热度 ( 32 )

© 小巷空城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