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i will still love you:)

【米英】Good bye my dear


《Good bye my dear》

人设/疾病向/BE/短篇完结

cp向:米英/味音痴

字数:3458

校对:六安

>>>>>>>>>>>> 

零点五

“嘀,嘀。”

单调的白色房间中只有机器工作发出的声响。

“嘀,嘀。”

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消失。

是什么呢。

“嘀,嘀。“

有什么重要的事还未说出口。

是什么呢。

“嘀,嘀。”

心突然很痛。

就要来不及了。

“嘀,嘀,嘀————”

原先平缓的声音被几声更加急促的声音所替代。

“......”

世界突然无声,像是静止了那么一刹那。

病床上,浅金色头发的男子紧闭着双眼,唇边却勾起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弧度,像是一抹笑。

 

 

六月初夏

那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夏日,天空蓝得可怕,耳边的蝉鸣声一刻也没有停息,但天气却并不是很热。

他们就是在那样平常的一天相遇的。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

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

“啊——”手中的汉堡落地,可乐也溅了一身。撞过来的那人十分抱歉的看着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一年,他十九岁,正是最有朝气的那一年。

“啊啊,没关系啦。”他冲他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笑容,挥了挥手:“这么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到世界的H E R O大人!”

对方微微一愣,像是被他那幼稚的自称吓到了一般,继而又很快反应过来朝他露出了抱歉的笑容:“额...弄脏了你的衣服是我不对。如果方便的话,请到我家换身衣服吧。”

“没事啦,我都说了不要紧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突然有点呆住了。

记忆中,好像有谁也这样朝他笑过。

【真是,像阳光一样耀眼呐】

他垂下眼睑,神色阴晴不定。半晌,他笑道:“那真是太感谢了。不介意的话,做个朋友如何?我是亚瑟,亚瑟.柯克兰。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他愣了一下,也回答道:“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叫我阿尔就好了。请多关照。”

那一年,他二十三岁,已经初步步入社会。

这就是两个少年的相遇。

很短暂,也很美好。

 

 
 

夏天是漫长而又枯燥的。

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但是今年的夏天却有什么不同。

他冥思苦想,终于在又见到他的那一天有了答案。

七月蝉鸣

安静的校园里,学生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过。

“哟,亚瑟,好久不见。你也在这里读大学?”阳光般的男孩朝他问着。

“嗯。”下意识的,他点了头。“你今年大一?”

“是呐是呐,亚瑟你呢?”橙色的篮球在他手中飞速的旋转。

“大四。”一如既往的平静回答。

“诶,亚瑟原来已经大四了吗?H E R O我还以为你比我小来着。”男孩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诶?你是笨蛋吗?为什么这么想。”

【莫名的熟悉感。】

“那是因为亚瑟你看起来比较小比较可爱啦。”男孩随意的回答着。

“...我认为可爱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额头上隐隐冒出些黑线。

“但是亚瑟真的很可爱呀。”男孩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拜托你不要用这么轻快的语气说出这种可怕的事实好吗?!

“看样子,你是要去打球吧。”不得已只能转移话题。

“是啊...啊!糟糕我要迟到了!亚瑟我先走了回头再聊!”男孩焦急的喊出了声。

“那,再见,阿尔。我走了。”礼貌的回答。

“再见哦亚瑟!”只能看见一个背影。

【真是熟悉的感觉啊。】

【到底是谁。】

心底里埋藏的最深的那抹情感,终于涌了上来。

【是了,是期盼。】

这种感情在他生命中的前二十三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上帝往往会在你最开心的时候同你开个玩笑。这个玩笑可大可小。

不过对亚瑟来说,这是毁灭性的打击。

八月盛夏

“抱歉。”医生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略微带着一点哀伤,“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生之后的话亚瑟没听清,唯有一句话刻进了他的心里:

“您可以先进行化疗以此来延缓发病的时间,在此之间我们会尽力帮你找合适的造血干细胞,但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的话...”后面的话医生没有再说下去,不过亚瑟心里清楚。

呵,真是笑话,自己居然要死在这么一个病里。

他才二十三岁,正值青年,本应当幻想着自己未来的幸福美好的生活。想着如何打拼,如何创业。但是突然有一天一个人跑出来告诉他“你很快就要死了”,他怎么接受得了?

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医生。”祖母绿的眸子里并没有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后的悲哀,而是一种不甘。

医生,再也不是穿着白大褂的天使,而是前来索命的恶魔。

“这是治疗的时间和药单,你先去拿药,回来我再告诉你怎么吃...”

“是...”

诊断书上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

 
 

 
 

*现实的担子太重了,不是一个人担得起的。人世的烦恼也太大了,不是一颗心能受得了的。

九月初秋

学院的校长室里,复古的装饰另那个偌大的房间显得极其幽静。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真皮的大转椅上背对着他。

“亚瑟,你真的想清楚了么。”声音沉稳而沙哑。

“是的,校长阁下,我想好了。”浅金色的刘海挡住眼睛,无人能够看清那幽绿的丛林。

沉默许久,校长缓缓开口:“你去吧,容我再考虑一下。”

 

 

*我只希望向你伸出手,去触摸你的寂寞。

九月浅秋

“早。”

“早。”

再次见到阿尔弗雷德,已是几个月后。

两个人在食堂里遇见,周围都是一些早起的同学。秋天的清晨微微有些凉意,站在树林里甚至可以看见一丝薄雾。与外面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食堂里的温暖与热闹。

“怎么,有事吗?”亚瑟放下餐盘,瞟了一眼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阿尔弗雷德,又继续低下头吃早餐。

阿尔竟意外的显得有些扭捏,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那个,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也知道再过几个星期就是联谊赛了,所以...想请你来为我们校的篮球队加油...H E R O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啦,你不愿意来就算了吧...”这个一向开朗健谈的大男孩微微有些脸红。

可以看得到的明显的羞涩。

“所以说...你是想让我帮你加油?”放下刀具,优雅的抹抹嘴,缓缓开口道。

“嗯。”阿尔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好啊,那我答应你。”

意料之外的爽快。

“诶?”阿尔呆了一瞬间,但脸上的表情随之变得狂喜“YEAH!”对面的大男孩欢呼一声,眼中是浓浓的洗不去的愉悦。“亚瑟!谢谢啦!”

无奈的笑笑:“没关系。”

【没关系的,阿尔。】

【只要你开心就好。】

 

*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

十月深秋

已经不同于上个月的温暖,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寒冷。

“亚瑟,你知不知道,联谊赛你没来我很伤心?”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

“...我很抱歉。”把头埋得深深地。

“你是觉得别人的感情都可以当做玩具是吧?想玩就玩,想扔掉就扔掉?”愤怒的眼神。

“...不是的...我...”

“那你是觉得逗我很有意思?嗯?”

暴雨洗刷着大地,此时的雨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不...

不是那样的...

我也想去为你加油啊,阿尔。】

但是我已经没有这个能力和资格了。

他离去的身影是那么决绝,很快就消失在雨中。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那个靠着墙倒下去的身影。

 

 

*I don’t care if it hurts,

I wanna have controd.

十一初冬

巨大的白色病房里,充斥着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竟然能感觉到有一丝甜。

已经够了吧,这样的生活。

*When you were here before,

Could’t look you in the eye.

何曾几时,这样卑微。

这样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大概已经够了吧。

 

 

街道上满是白色的雪。不知为何想到了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的世界,令自己着迷。

那里有清澈的湖水,湛蓝的天空。森林里有着幽绿的灌木丛,那里生长着许多精灵般的动物。

突然就很想见到他。

这是自那个他们吵架的雨夜后的第一次。

要快点才行。

不过不是现在。

 

七点五

 

*那像是深渊上方的绳索,走过去危险,停在中途也危险,颤抖也危险,停住也危险。

这样的世界,太累了不是么。

 

 

十二大雪

亚瑟百般无赖地躺在病床上。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多久了呢。感受着体内生命力在一点点消失,总是会梦到各种奇怪的东西。血液在身体里叫嚣着想要逃出来,一有机会就争先孔后地涌出。

已经受够了,这样的自己。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正午了。

天气可真冷啊。阿尔无聊的想。结束完这个讨论就去找找亚瑟吧,告诉他自己当初只是因为一时的愤怒才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要好好的道歉呢。顺便告诉他一些自己对他的情感。

必须要准备准备。

 

九点五

 

如果不是当初的莫名的熟悉感,自己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了。

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这样的生活。

已经感到厌倦了。

 
 

十一

 

已经有些感受不到自己仍旧活着的证据了,除了呼吸机上一次又一次印上的白雾和大口大口吐出的鲜血。

也许,自己只能走到这里了?

那么,再见咯,这个自己曾经深深爱着的世界。

白色的病床上,有着浅金色头发的少年紧紧闭着双眼。

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十二

 

校长说亚瑟就在这座医院里。

医院。

亚瑟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住在医院里。一股恐惧感从内心深处升起。

总觉得,有些来不及了。要更快一点。

亚瑟出了什么事,他不知道。甚至连亚瑟什么时候住的院他都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消失,以及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在一点点加强。

突然,电梯不动了,像是卡住了那么一瞬间,紧接着开始往下坠。

电梯里的其他几个小女生已经开始哭。

明明只有几秒的时间,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过去的事情在脑海中清晰地浮现上来,在最后的黑暗中,却只有一个笑脸,两句话。

 

I’m sorry.

Good bye.

My dear.

 

十一点五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是阿尔。

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

 

I’m sorry.

Good bye.

My dear.

 

 

时间来不及了。

有什么就要失去了。

失去的东西将再也得不到。

不安在扩散。

 

Good bye.

My dear.

 

Good bye.

--------------------F.I.N.-------------------

*现实的担子太重了,不是一个人担得起的。人世的烦恼也太大了,不是一颗心能受得了的。----王尔德《快乐王子》

*我只希望向你伸出手,去触摸你的寂寞。----《辛德勒的名单》

*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亚瑟.叔本华

*I don’t care if it hurts,

I wanna have controd.

*When you were here before,

Could’t look you in the eye.----radiohead《creep》

*那像是深渊上方的绳索,走过去危险,停在中途也危险,颤抖也危险,停住也危险。----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Goodbye作为我为米英写的第一篇文,其实人物ooc还是有很多的,而且bug一大堆。

情绪产物。当时真的是咳得特别厉害,总觉得不干【bao】点【fu】什【she】么【hui】就对不起大家【。

其实很喜欢会长英和篮球队长米的这个设定?以后应该还会有产吧。

其实这是一颗糖的前篇。
 







也许会有后续。

评论 ( 18 )
热度 ( 11 )

© 小巷空城时 | Powered by LOFTER